在寫這篇文章前 我思考了很久 到底要不要把自己的想法表達出來
因為我不希望我個人的發言 讓一些無風不起浪的人 多做什麼聯想...
so 我必須先說 若是你不想看一個無聊女子的心情記事
那請你現在按往上一頁

某天晚上
我突然有一種無力感 襲擊了我
每天我都會在網誌首頁 欣賞"攝影天地"的好文章
但是 我每天看 確越來越發現 好的文章 好的照片 越來越少了
取而代之的是 越來越多..."賺人氣文章"(這有很多種意思) 

好照片越來越少了呢...我心中不禁有點感慨
每晚男友都會打電話過來跟我聊天
我就問了他說 "是不是一定要拍某種類型的照片才會有人氣?"(我不想說是哪種 以免產生誤會)
他回答我 "雖然妳不想承認 可是那是事實"
我問他"人氣高就等於實力高嗎?我不認為"
他說"當然不是 但是 誰不希望自己被人們注意呢?"

那時我就在想 受歡迎跟實力強 到底是不是同等的呢?
我想不是吧...
就我認識的人裡面 很多實力堅強的攝影師只專注在自己的作品上
行事風格非常的低調..

而有些人氣高的攝影師 專注在拼人氣LDS上 作品水準卻是SOSO
不管是去別人的無名回應 叫別人回訪 還是在PTT貼自己的網址
這種事有人一直在做...

或許做一個人氣高卻沒實力的攝影師 比做一個實力強的攝影師簡單多了
不過 我想..也空虛多了吧?
芭樂歌雖然容易暢銷 不過永遠都是芭樂歌........無法成為經典

好了 這都題外話 我今天想表達的是
"心境"
這算是我這兩年來身為一個MD 還有開始接觸攝影半年來的心得...

【創作不是鬥爭的工具】

某日 我跟一位攝影界的朋友在聊天
那位朋友並不是什麼大人物 或是常在版上出現 但是他不停的跟我說他有多瞭解攝影圈
就在這時候 他是這樣子跟我說的
"長久以來 攝影圈分成兩派 一派是創作派 一派是寫實派 這兩派一直在爭論不休"
???
沒錯 我心裡冒出了好多問號
我還真沒聽過有誰為了這個話題在爭論不休
就以上這位人兄的論點來切入好了
把攝影就化分為兩派 本來就是不太正確的分類法
先不提這個問題
就他講的 創作派 及 寫實派 我們來瞭解其中的不同之處

創作派通常在拍攝前 攝影師會先訂定主題 再由MD 造型師 化妝師 一同創作
拍攝出來的作品往往都充滿了戲劇張力 想像力 色彩鮮明 帶給觀者一種衝擊感 

寫實派則是通常在拍攝前 攝影師就會說"別刻意擺POSE 做自己就好了"
經由攝影師的引導 讓MD顯現出自己最自然的情續 表情 姿態
作品通常是令人感到溫暖的 舒服的 非常真實的

然而我們若是要討論 哪一派比較好 哪一派才是真正的攝影 那就跟討論雞生蛋 蛋生雞的問題一樣
會永遠的爭論下去

就我個人的觀點來看好了
長久以來 我一直都很欣賞創作派攝影師的豐富想像力 還有與MD 造型師 通力合作 創作出作品的那種合作默契
當我看到藤原克也的"波西米亞"的時候
我感覺到一陣風 那是非常清爽 非常舒服的微風 鮮明的色彩也讓我的心情頓時明亮了起來
當我看到凱納的"歡迎光臨 杏林醫院"
就像是在看一部刺激又讓人驚嚇的恐怖片一樣 讓我大呼過隱

或許有人或說 攝影求的是真 拍一些假想出來的作品 太過於虛偽

但我可不那麼想!
你可否有去責備一個導演 一群演員 說他們演的是假的故事呢?
MAYBE今天MD演的 不是"她的故事" 但是 或許那是現在在看著 電腦螢幕的"某個人"她的故事 也說不定呢!?
有時MD的角色像是一個演員 她要演的 不是她自己的故事 而是別人的
當某一個可以感同身受的人看到 就會觸動他的心 我想這就是一個作品的成功了
我曾經看過一個作品 而感動到流下眼淚 那時我是多麼激動
"這不就是我的故事嗎?我可以理解他們在拍什麼"
沒錯 有時MD不一定要演出自己的故事 人是有想像力的 這就是為什麼人類跟別的動物不同

我在大二的時候曾經修過攝影課 但是那時的我 對攝影根本一點興趣都沒有
那時候 我們老師要我們去找一些國內外的攝影大師 來做簡報
當時我找了Ansel Adams的照片
但是當時的我實在是很難理解 為什麼有人要用黑白的底片 去拍風景照
我還自作聰明的想 哈哈 真的好笨 這樣子秋天拍楓葉不就是黑白的!!!
直到現在 我才明白....
黑白的照片 給看的人的想像空間 是無限大的 
有人心目中的山 是綠草如茵的 有人心目中的山則是白雪皚皚的

藉著想像力的發揮 我們世界會越來越遼闊 不是嗎?
人別把自己封在小小世界 要懂得發揮想像力 

寫實派的風格我自己也是非常喜歡
像是紅刺蝟大師 在他的鏡頭下 我想每一張照片 都是有它的靈魂在的
寫實派的攝影師有種神奇的魔力 就算不是帥哥美女 在他們的鏡頭下 每個人看起來都是那麼美麗 那麼動人
我有一位朋友 叫做熙 
他曾經幫他的朋友拍攝一本全家福的照片"我們是一家人" 
這本相本的主角 是一對年輕夫婦 與他們可愛的小北鼻 照片中那感人的情景 一幕幕 都打動了我
好幸福啊...看完這本相本 我心中留下了這幾個字
而我在MSN上跟熙說 "你的相片拍的真棒 怎麼辦到的?"
他跟我說"也許是因為"真的很幸福"
寫實派的攝影師能把最真最幸福的一刻記錄下來 不論是被拍者 還是攝影師 觀者 都容易受到感動
這就是寫實派的媚力吧!?

攝影不是鬥爭的工具 
若要把一門藝術搞成鬥爭 我想這人應該適合去搞政治吧?
或許他還可以上個大話新聞

【攝影沒有對錯 關鍵在於看的人】

我想先引用藤原克也說過的一句話"當個客觀的攝影師"
接觸攝影的時間雖然沒很久 不過也有幾百個日子了 常常發現有人會對別人的作品品頭論足
或是用本身先入為主的觀念 去評判一個作品的好或是壞
我想這是不應該的
攝影是沒有對與錯的 重點在於"看的人"
為什麼我要這樣子說呢?
我舉個例子來講好了

現今被評為"全球最重要的十大攝影師之一"的 David LaChapelle
他曾經在美國經歷了卡崔納颶風後 為義大利時尚雜誌拍攝了一些照片


這張照片曾經在美國引發了很大的輿論抨擊
原因就在於某些因為颶風而失去家人的民眾 認為LaChapelle拿他們的傷痛在炒作話題
然而 我們來聽聽看LaChapelle本人在拍攝這張照片的時候 是想表達什麼樣的意境....
"儘管家園被摧毀,能夠存活卻是幸福的" 他如是說
為什麼同樣的一張照片 卻會有兩種解釋?
若是被歷經颶風卻平安渡過的人看到這張照片 一定會拍手叫好 認為LaChapelle的照片成功地表達出他們的心情
但是 相反的 被歷經颶風 卻有家人不幸身亡的民眾看到 他們必定痛罵 LaChapelle在消費他們
世界任何事都是有一體兩面的 當我們強求要站在天枰的某一端 必定會失去平衡
一張照片 也是一樣的
一組幸福洋溢的婚紗照 給一對熱戀中的男女看 和給一位剛失戀的女孩看
得到的評語會是一樣的嗎?
照片沒有對與錯 關鍵在於看的人 當下的"心境"如何
所以...我想 當一個客觀的觀者 攝影師 MD都是一樣重要的呢! 

【透過攝影的意念延伸,其實與文字表達一樣的重要。】 

要怎樣拍出好的作品?
我想這個問題是每一個拍照的人每天每天都在想的問題
因為我大學時間是學傳播的 主要的專題都在於拍電影
在我大四的時候 我的專題老師 曾經問了我們一個問題
"怎樣算是好電影?"
他對我們說"一部電影要好 要讓觀眾看得懂 不然都是屁"
攝影是靜的藝術 電影是動的藝術 或許有些道理是共通的吧?我是這麼想的

我想大家應該都有在歷史課的時候 讀過象形文字吧?
當我們在看這些又像圖又像字的文字時 一定覺得很有意思
不論是古人也好 現代人也好 最容易溝通的方式 來自於"圖像(圖形)"
若是有一個好笑的笑話 用演的比較生動好懂呢?還是用說的?用寫在紙上的?
我想大家心裡都有了答案
我在網誌的描述上寫到 透過攝影的意念延伸,其實與文字表達一樣的重要。
這句話是我欣賞的攝影師David LaChapelle說的
第一次看到這句話 我就決定把他複製下來 當做我的標題

攝影是靜態的藝術 它不像電影 有台詞對白 有聲光效果 有動有靜 
自然的...大眾能理解的程度 會低於電影
不過 攝影是圖像藝術中的精華 
MD的眼神就是對白 動作就是劇情
透過攝影師及MD的意念延伸 我想傳達出來的效果 會比用寫的 用講的 還要來的生動有趣吧?

一個好的作品 不要太難 難到沒有人看得懂
就失去了它本身的傳達意義了
((除非你不是拍給人看 是拍給神看))

【所謂大師,就是這樣的人:他們用自己的眼睛去看別人見過的東西,在別人司空見慣的東西上能夠發現出來美來。】

引用藝術家羅丹所講過的名言....真是一針見血
接續上面的"好作品不要太難懂" 這個話題
我想用這句名言來當個註解"大師是在別人所司空見慣的東西上 發現出美來"
哪怕是 一個水杯 一隻小鳥 一扇窗戶 一對戀人
都能將其中不一樣的一面 表現出來 這就是大師嘛!
一直鑽牛角尖 去研究太困難的東西 反而讓人容易膩
有一天 我在看電視的時候
無意間看到一個討論室內設計的節目
那位設計師說"挑選好的傢俱 必定要有一個經典款"
主持人就發問了 她說"什麼是經典?"
設計師的手一指 指向了一盞吊燈 她說"這個燈的設計 是50年前的"
頓時間我真的非常驚訝 50年前的設計...流傳到現在 甚至是再一個50年後 都不會退流行
這就是所謂的經典啊!!!
照片也是一樣的呀! 
跟隨者總是隨著潮流 去拍攝一些當下的 標新立異的照片
而大師 則是拍下一張 50年後 100年後 還是經典的照片。

【樂在其中 最重要。】
不一定每個人都想當大師(像我就是其中之一)
不過 樂在拍照是很重要的
我常看到一些朋友 碰上了瓶頸 開始覺得 拍照不像以前那麼快樂了
這是很嚴重的問題
當你沒有enjoy在某件事情上 那你必定是在勉強自己了
勉強自己做某件事的結果 我想大家可想而知
對於我來說 最快樂的拍照模式 不是去參加外拍 也不是拍風景照
而是和我男友 出門只帶著一台相機 
我們邊吃飯 邊拍照 看到一塊麵包 就開始比賽 誰拍的好
有時我糗他拍的爛 他也回嗆我一句 有時我誇他拍的棒 他也不停的褒我
那是我最快樂的拍照時光
或許 每個人都有一份 屬於自己 最快樂的拍照時光
保持那份熱情 我想這是 屬於一個攝影人 最重要的任務了吧~^^ 

這篇文章 花了我好幾天的時間
反反覆覆的修改
為的不是什麼 我不喜歡鬥爭 我不喜歡成為焦點
我只想把自己現在的心情記錄下來
或許過了好久好久之後
以後的我 看到這篇文章 會想到這時的心情
自己對於攝影的熱情 對於攝影的執著。

2010 MAR by KANA
創作者介紹

【KANA photography™】

KAN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